【repo】记几个海王之中印象最深的情节

大量剧透

大量神奇的脑洞

大量ooc

有隔壁漫威出没


1. 一开始有一个妈妈站在灯塔上看雪花的镜头

镜头渐渐拉近,群山环绕,一位女王(虽然当时不是)站在高台上,浅亚麻色的头发一半盘起一半散开,站在纷飞雪花之中眺望远方

我:……好像哪里见过这个画面?


2. 妈妈给小亚瑟讲故事的时候突然被炸了墙壁。

   谋士给亚瑟讲计划的时候被炸了墙壁

   亚瑟给湄拉讲故事(?)的时候被炸了墙(diao)壁(su)

  而且这些东西好像都是同一批人炸的...


I didn't fall in love with you. I walked into love with you, with my eyes wide open, choosing to take every step along the way. I do believe in fate and destiny, but I also believe we are only fated to do the things that we'd choose anyway. And I'd choose you. In a hundred lifetimes, in a hundred worlds...

不知道是不是玄学啊,挂桔梗大人的时候无事发生,挂杀殿的时候……20抽3ssr……
短暂脱非系列了
感谢杀殿!

对不起本晴明吹真实的炸裂了
官方爸爸赛高!!
奶晴明绝世!!!!!!!

【官小自译】伊甸余烬 序章

*官小自译,纯属爱好,禁止转载、商用

*非常粗糙的翻译,诸位海涵

*TOS宇宙,Shatnerverse(对这个是夏大雷写的),讲的是电影七之后大副去那个小星球接舰长回家

*建议结合 @直立行走的蛋与麦克斯韦 太太翻译的《JTK自传》结语一起看,double刀,收获假期结束的双倍心痛

在历史宣告他的死亡七十五年之后,James T. Kirk的旅程终于结束了。

 

他就要回家了。

 

作为最后一程。

 

在山坡上,一座简单的小石堆掩盖着Kirk的遗骨。一个孤独的身影沉浸在冥想中,静静站在那里,如同一个守卫尽忠守候。

 ...

【官小存档】
Seventy-eight years after history reported him dead, James T. Kirk’s journey had come to an end.He was going home.
For the final time.
On a mountain slope, far above the simple cairn o frocks that was Kirk g grave, a lone figure stood in meditative silence, a sentinel keeping jaithful watch.
His...

TNG618,Picard与Enterprise D的舰桥

这一段应该是皮皮在整个TNG里最触动我的地方之一了。

我是补完整个TOS再来补TNG的,而刚开始看的时候,最不适应的地方之一就是那种……人与星舰的疏离感吧。在NCC–1701上,老舰长最关心的就是他的船和船员们,Scotty为了他的进取号跟克林贡人大打出手,Spock也曾说“我对这艘船负有责任”,就连最不喜欢太空的老骨头,多年以后在进取号D上也对Data说“好好对她,她就会带你回家”【treat her like a lady, and she will always take you home】
【所以TNG里Scotty对电脑说...


我们就来看看一些关于The Inner Light的有趣故事

这集的标题来自于披头士

The Inner Light是披头士乐队的一首歌,歌词里表达了一种“不用亲自前往就可以经历很多事情的能力”。这正是这一集星际迷航剧集的主题之一,皮卡德身在进取号D上,却在Kataan星球经历了普通人一辈子的光阴。

剧本灵感来自富士影像的广告飞艇

这集的编剧摩根·杰德尔(Morgan Gendel)回忆当年他创作这集的心路历程时说道,自己最早是一名自由写手,和下一代的编剧之一 Joe Menosky约好谈谈为《下一代》创作剧集的事情。但是在约定时间快来时,他发现自己依然没有任何新鲜或者原...

TNG 508,Spock对于皮卡德的评价。
看这集对于我这个TOS的粉简直就是大刀穿心
时间点是ncc1701d时期,老舰长在进取号b失踪已经过了好几十年,Spock已经是星际联邦大使
这时的Spock突然消失,偷渡到罗慕兰母星为罗慕兰瓦肯统一的地下运动提供支持。
而此时罗慕兰已与瓦肯分离数个世纪,两个文明已经产生了质的不同;罗慕兰也正与星际联邦交恶,星舰发现Spock的行踪之后甚至做好了他叛变的准备。
按照皮卡德的说法,这种行为是“冒进鲁莽的( cowboy-like)”,“如果不是因为我对您有所了解,我会说您的情感已经压过了逻辑的指引”
而老大副的回答是,他的外交手段一直如此,甚至早于皮卡德出生。他...

秋天最萧瑟而美好的样子

© 子归 | Powered by LOFTER